• 电话:0771-3856030 3846401
  • 传真:0771-3145139
  • 地址:广西南宁市安吉大道都南高速出口处南广物流园内
  • E-mail:1134194376@qq.com
行业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 内容
民营快递加盟模式刮骨疗伤
来源:本站  浏览量:  发布时间:2012-08-03 15:48:46
    8月份,显然是国内快递企业的逃亡潮。月初,在业内赫赫有名的广东民营快递、主攻珠三角快递的翔盈公司,怆然倒下下。业界此前疯传其老板邬双全携款500万元潜逃,一同参与潜逃的,据说还有他那辆丰田霸道越野车。

  事隔数日,民营快递巨头之一,上海一统快递总部又不慎瘫痪。只留下广东一统快递总经理倪根炎苦苦支撑。皮之不存存,毛将焉附?一统广东还能支撑多久?记者昨日再次致电这位从浙江发家的忠厚长者———倪根炎一直未接电话。

  广州物流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强昨日强调了守口如瓶的重要性,“我们知道近期有很多物流企业倒下,但我们不会过分宣宣扬这些事情,物流企业关闭必然造成加盟站点的动乱。”

  一批以“加盟式”生存多年的传统物流企业,领先倒下了。岌岌可危的绝对不止这样几家。民营快递业,加盟还是直营营?活着还是逃亡?我们不愿过多地悲哀,我们只想通过些许案例,回首揣摩传统物流业的“加盟制”,这种占全国95%以上的物流企业构建模式,是否在风险当头,彰显核心价值缺失,如何解开这种症结?

  现金流

  “如果你有机会,把我们死亡的故事告诉其他的人。也许还有目前幸存的加盟式的民营快递,能从我们的故事中,找到生存的机会。”翔盈快递前广州区域高级网管郑海清(化名)坐在记者面前,轻呷一口淡茶。今年35岁的他,曾于数年前在深圳组建过自己的快递公司,后任盈翔广州区域网管。

  郑海清说,翔盈垮塌,关键是各分站点在快递成本重压下,出于报复或反报复的目的,恶意扣押对方代收货款。“这样导致运营中心垫付资金紧张,出现网络结算困难。”翔盈此前在广东区域有130多个网点,中心倒闭,按每个站点平均10个人计算,或意味着1300多人重寻工作。“这种情况不仅仅是翔盈面临的,我相信类似的加盟站点不久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。”

  翔盈快递老板邬双全说,“目前广东快递公司很多分站点,85%以上的员工是初中毕业水平,很多接近于文盲。站点小老板,很多都是从快递员做起来的。”因此素质方面存在一定问题。他称,这次失败的最主要原因,人员素质且不说吧,还是对加盟站点的管理跟不上。“我只能肯定,现在有数家珠三角的具一定名气的快递企业,现金流比我们还要惨,但他们还在硬撑着。”

  模式之死

  “全国性快递网络中心,多数是不管加盟站点死活的,有些区域快件无法送达,我们站点要自己想办法。加盟中心只能保证各站点所收取快件数的2/3,是可以通过自己的网络投送成功的。”广州比捷快递公司司机温春雄,每晚都去黄石路帮自己公司送货,已跨时2年,他说。

  这是广州快递业普遍存在的“加盟”现状。

  在广州黄石路和云城路口,有一个广州区域最大的快递件收发集散地,这里没有任何铭牌,正像广东民营快递目前行走的道路一样,那里的马路也坑坑洼洼。只有几排低矮的平房,每排平房被隔成30个左右近10平方米的小间。但在广州物流业内妇孺皆知:每间房驻扎着“东南亚专线”、“港澳专线”、“台湾专线”、“DHL国际专线”等数十家“专线物流”。

  白天,这里的人们在打盹睡觉,每天晚上9点左右,夜莺亮眼时刻,大批靠加盟的小型快递站点的员工,云集而至,将自己公司在加盟网络那里无法送达的快件,转至这些“专线”。温春雄就是来这里投送自己公司不能消化的快件。

  “他们很痛苦,如果被这些所谓的‘专线’丢件、拖件,他们就束手无策,这些‘专线’根本不会对他们进行赔偿。但他们要对直接客户的损失‘有一些说法’。”中国物流行业协会首席物流师、广州新比天快递公司副总经理陈立说。“丢了一个件,有时候月结客户的数千元可能就不会给你了。”

  陈立断言,广州快递业中传统的加盟模式,只是片面追求扩张网点,分站点和运营中心缺乏合作,这种加盟模式抗风险能力极低,站点和中心,均极易作鸟兽散。

  通病

  “物流业某些加盟式的运营模式没有核心价值。”陈立称,管理异常混乱,是大多数加盟式快递企业的通病———这些企业因为急速扩张网点,运营中心不能为分站点解决问题,很多快递员工甚至形态猥琐,口齿不清,连基本的统一的CI、VI设计都没有,更别说提供培训和快递业务上的支持了。

  “所以这些分站点往往对中心没有任何归属感,如果因为中心调配导致快件遗失和损毁,容易激化矛盾,站点扣押中心快件的事件,时有发生。”中心站点对分站点基本丧失控制力。

  这些前来转单投送的小型快递站点,他们一般都加盟了全国性网络,甚至可能还加盟了两到三家。但这些快递网络不管如何庞大,都无法做到像中国邮政EMS那样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均可送达。

  “这些加盟小站点也有强大的优势———价格战,例如他们明知道将广州同城快递的价格降到8元以下会活不了多久,但他们希望以量取胜。小站点每天都在不停倒闭,也有人不断补充涌入,一年年重蹈覆辙。”陈立说。

  加盟费

  很多以加盟模式壮大的全国性快递网络,和珠三角本土快递公司,貌似庞大,但与其说是中心,不如说是数百家零散小分站点的组织者。其运营费用,就靠从站点每月抽取一定的“路线费”,还有每站点数千元到万元不等的加盟费。

  一旦出现中心站点运营困难,这种快递公司就会瞬间倒闭。老板多采取潜逃方式消失在人们视野中。

  广东某主攻直营模式的民营快递强企总裁助理、广东物流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王欣昨日对记者称:加盟模式门槛低下,站点素质良莠不齐,这种模式只是过渡期的产品,必将被直营模式取代。他称,按汪洋书记的要求,广东要从制造业大省向服务型大省转变,快递业最终是要拼服务质量,“综观国外任何一家成功的物流企业,没有一家是以加盟模式来壮大到全球知名的。”

  唇亡齿寒

  在国内,靠加盟网络生存的快递企业,还有很多,记者了解到,与上海一统快递类似的全国性网络,国内有名气的不下10家,如中通、申通、圆通、DDS、汇通、新邦、韵达等等,而珠三角较强势的区域快递,有晟通、奇胜、加运美、鑫飞鸿和此次倒下的翔盈等。广州市物流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强说,“我们无法判断或猜测谁是下一个倒下者,如果妄断,这样对活着的本土快递企业是一种不公平。”

  圆通和韵达的加盟模式与一统快递非常相近,在韩国首屈一指的路坚物流,半年前在广州区域重振军威,其佛山区负责人谢建军,曾以站点形式加盟过数家快递公司。他说:“几家公司广东区域老板都‘混迹’于同一圈子,在他们自己的网点缺失或临时调换时,总是可以互相帮忙派送,相互调剂快件量。为了节省成本,从广州发至外地的货物,就像他们经常凑在一起打牌一样,也经常会一起凑份子租用货厢。”

  上海一统死了,现在会不会有些唇亡齿寒?

  航空公司拖死机场

  广东某大型直营民营快递强企总裁助理王欣说,加盟性的物流企业,很多在成本上涨面前不堪一击,一个陈旧的、看了让人生厌、却不得不说的重复话题:劳动力成本和员工成本今年上涨了20%以上,油价上涨了25%,快递行业的总体成本至少铁定上涨了40%.快递行业劳动强度大、劳动力密集程度高,“恰巧”又碰上快递员工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。很多正规的快递公司,无法越过成本上涨这个坎,“逃避的结果,是你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。”

  “做珠三角路线的快递公司还算好的,航空物流方面的成本就更高了,有些航空公司长期欠费,甚至还能拖死机场。”另外他认为,联邦快递这种国际快递公司,前不久推出的“次日达”跳楼价,在国内推出倾销性服务价格,让更多的民营企业活得很辛苦,国内民营快递继续受到重压。

  王欣居然口无遮拦地说,“如果我们公司死了,下一家可能是EMS.”

  出路

  民营快递强企总裁助理王欣说,加盟式的民营快递,从目前来看只有三种出路,一种是比较优秀、有一定实力的网络,迅速转让股份,稀释自己在自己快递企业中的股份,或寻找基金投资或求助私募资金。二是重组卖给其它互补性的物流公司,如华东的优势快递企业,可能需要拓展南方阵地,那么南方的区域性物流公司大可投怀送抱。

  第三种模式,当然就是卷款走人。这种公司就是缺乏核心价值,卖不出什么价钱的那种快递网络。

  虽然离翔盈的老板“潜逃之日”已有十来天,韩国路坚快递佛山区负责人谢建军仍深感惋惜,他说,如果各个站点齐心协力,大家各出哪怕是一万元的资金,大家来进行股权分配,对中心予以支持,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的翔盈也不会倒下。

  可是,目前饱受成本煎熬的加盟的分站点们,

  他们有信心再多凑出一万元吗?

  哪怕是一千元。

  他们心里会有一百个不愿意。